一輛失蹤的士
【小說】梯亞

2037這一年,最忙碌的人莫過於歷史學家:一些人忙於修正觀點,一些人忙於篡改歷史,而個別格外老實的人則忙於為自己昔日錯誤的研究結論向公眾、政府和柯南道爾先生道歉。

要瞭解此事的來龍去脈,就得回到2017年。那一年,澳門發生了一宗震驚全城的離奇事件——澳門唯一的一輛的士失蹤了。老澳門幾乎都以毋庸質疑的口吻,斷然定性為百年一遇的歷史事件。事實的確如此。澳門向以首善之區聞名於世,治安好得難以想像。對上一起在澳門發生的惡劣事件,至少得追溯到民國初年(少數澳門史專家則認為該起事件發生的確切時間,應為鹹豐年代的鹹豐元年,即1851年)。當其時,一頭穿西裝的老鼠竟然在光天化日下的水坑尾,強暴了一頭穿旗袍的貓。事件激起罕有的眾怒,強烈要求當局盡快緝捕施暴者並繩之於法。市民對強姦者事後丟下一袋廉價貓糧的做法尤為義憤填膺。大多數人認為,假使那頭老鼠留給受害貓的是一條豪宅的門匙又或者至少是一枚價值百萬的鑽戒作補償,情況就會大為不同——不僅不會惹起眾怒,甚至不少人覺得說不定是貓佔了便宜。

自從的士失蹤之後,治安單位面臨愈來愈巨大的公眾、以至國際輿論的壓力。這輛澳門碩果僅存、深受市民愛戴的的士跟其他地方的的士截然不同之處在於,它根本不載人,而只會接載高貴、珍稀的動物(如孔雀、熊貓、企鵝、美人魚之類)出行。多虧這輛的士,讓市民和遊客能夠在澳門任何一個角落都有機會零距離接觸到各種各樣的飛禽走獸。據調查,遊客最希望在手信舖意外遇上一同排隊購買牛肉乾的熊貓,而市民則希望外出用餐時有美人魚搭^,視為人生最幸福的驚喜。澳門世界旅遊之都的美名,亦因此而獲得國際社會的廣泛認可和嘉許。

的士失蹤事件,令一向平靜的澳門社會頓時變得狂野不羈。當時,就連一個長期冬眠、無所事事卻又極具影響力的知名社團,亦罕有地發表毫不含糊的聲明,限期當局三個月內查明真相,否則至少得有一名最基層的前線警員需要就此事承擔責任,引咎辭職。儘管市民總體覺得這份聲明措辭過於強硬,有違澳門慣常大事化無的寬容原則,但考慮到事件的嚴重性以及惡劣的影響(一些不明真相的國家,便誤以為澳門人如同食人族般有殺的士的然後生吃的惡習,相繼發出旅遊禁令,不許國民踏足澳門,導致本地旅遊業一蹶不振,即使有賭場以免費派發一百萬元籌碼給每名入境旅客作招徠,亦乏人問津),大家都同意非常時期可以適當採取一些非常手段。除了官家,民間亦為尋找失蹤的士不遺餘力。關愛的士生命協會聯同動物權益至上基金會攜手發起“一人一秒”運動,呼籲市民每天抽出一秒鐘來尋找失蹤的士。運動得到全體市民的熱烈響應,認同此舉是既省心又切實可行的好辦法。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八萬多分鐘轉眼過去。無論是警方日以繼夜的調查還是“一人一秒”運動,始終毫無頭緒,一無所獲。“束手無策”遂獲選為年度最流行語詞。就在市民深感絕望之際,警方宣告已邀請國際知名的神探柯南道爾——即福爾摩斯的師傅——來澳協助調查的士失蹤事件。市民普遍歡迎警方的決定,只是在一些具體的安排上,看法稍有分歧和爭議。比如柯南道爾的粉絲希望警方可以讓神探抽空出席簽名會,以饗書迷;而另外一些市民則認為辦正經事要緊,簽名會可有可無。此外,還有一些生性吝惜的人士則擔心邀請柯南道爾來澳辦案會否花費過大。對於市民的擔心與期許,警方都一一作出了詳盡、合理的解答。警方稱,柯南道爾先生純為挑戰自己而非衝著錢而來,所以開價非常合理,只是礙於雙方的保密協議,不便透露確切的酬金數字,總而言之,就是“平到你唔信”。至於簽名會一事,警方承諾在不影響神探辦案的情況下,會盡力滿足市民的要求。

柯南道爾自抵澳門後,數周來從不曾公開露面,讓不少欲一睹其風采的市民大感失望。網上開始流傳一些柯南道爾的負面消息,其中最具殺傷力的一條傳聞,指他化妝成德國狼狗終日流連酒吧買醉,又或者假扮成一頭獅子在高級食肆大吃大喝,而所有這些支出皆由政府埋單。由於傳聞甚囂塵上,政府高層不得不召開記者招待會澄清。官員力陳,柯南道爾先生自抵澳後一直都是朝七晚十一地辛勤工作,以求盡早破案。至於指他大吃大喝的傳聞,更屬無稽之談。事實上,自回歸以來,政府不惜工本推行多項極其嚴厲的節約措施,為求一分一毫公帑都用得其所。隨同官員出席記者招待會的禮賓府大廚一臉無奈地說,自己的廚藝已無用武之地,要是政府再這樣無止境節儉下去,他非常擔心自己早晚會失業。接著,大廚向記者展示一份供應給柯南道爾每日三餐的菜單:早餐,走米白粥兩碗或隔夜麵包一片;午餐,水煮罐頭豆豉鯪魚或乾炒罐頭午餐肉、白飯任吃或餅乾二百克;晚餐,日式龍蝦拉麵或意麵,紹興酒一百毫升。對此,有記者質疑,既然說節儉,為何會有“白飯任食”、“龍蝦”、“紹興酒”供應?這時,大廚露出了整個記者招待會上難得一見的笑容:“之所以允許白飯任食,是因為一早就知道柯南道爾先生不愛吃米飯。龍蝦來自日本福島水域,售價比一磚豆腐還便宜。紹興酒是十元八塊一瓶的料酒,儘管有點小奢侈,但考慮到柯南道爾先生遠道而來為澳門效力,才在晚餐裡為他多添了一小杯酒。”自然,有關柯南道爾大吃大喝的謠言很快就銷聲匿跡。

時間過得很快,2017年將盡。沒有簽名會,沒有記者招待會,柯南道爾在臉書上留下了一句“真相遲早會水落石出”便悄悄離開了澳門。警方隨即宣告,為時十個多月尋找的士行動結束,此後一切聽天由命隨遇而安。大多數講道理的市民都認同警方的見解,而一些平素愛放馬後炮的意見領袖,則炮轟政府聘請柯南道爾來協助辦案的做法愚蠢兼浪費公帑,而這些人不久前還同樣盛讚警方尋求外援的決定果敢英明。

自此之後,歷史學家便逐漸形成一套統一的觀點。一方面,學者認為的士失蹤事件背後可能牽涉巨大的陰謀;另一方面,批評政府無力保護的士生命的說法幾乎成為鐵案難翻的定論。至於柯南道爾的辦案能力,則備受學者質疑,認為他浪得虛名的聲音愈發成為主流。

直到二十年後的今天,即2037年的初夏,才一如柯南道爾預言“真相遲早會水落石出”那樣,找到了失蹤多年的的士。

一天早上,一名年約十歲的男童,在上學途中一邊走一邊玩最新款的腳機,一不小心失足掉進亞婆井裡。消防員在拯救男童的過程中,在井底下意外發現了失蹤二十年的的士屍骸及其親筆寫下的遺囑,徹底揭開了失蹤之謎。遺書上說,自己暗戀上鄰埠一輛紅皮膚的的士,本來以為港澳珠大橋落成後,有望和對方見面。可是,當的士得知大橋通車後不允許的士通行的消息後大受打擊,覺得生無可戀。

真相大白。歷史學家連忙改口,認為當年政府在處理失蹤的士的事情上,手法恰當,而且不乏智慧。所有人都同意,根本上不可能找到任何存心要自我失蹤的東西,不管是人還是物。柯南道爾在澳門人心目中的神探地位亦隨之得到平反和恢復。

2017-01-06 | 澳門日報 | F02 | 小說 | By 梯 亞

分享至: facebook weibo wechat 2017-01-06 15:24: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