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王國
【小說】望風

猛風吹過,動物王國依然強盛繁榮,水源豐富,食物充足,動物們生活穩定,最難得的是在這裡,每一種動物都有話語權,這種制度令王國的發展更上層樓。但正如暴風雨前夕一樣,驚天動地的變化正悄悄發生……平凡的大多數,並不容易察覺變化的到來,除了蛙先生。這天,他憂心忡忡來到國王面前。

“國王,大事不好了。”由於這是一個民主的王國,即使青蛙不顧體面地跑到皇宮來,國王還是心平氣和地跟他說話。

“怎麼樣?青蛙,甚麼事讓你不安呢?”“國王,這些天我看到浮雲在天空呈長射線形,據我多年觀察,射線中心指向的位置會出現地震。”蛙先生拿著大疊小疊的資料呈給國王看,並用心解釋著各種不同數字所蘊含的意義。

儘管國王有修養,但對其喋喋不休,也忍不住插話,“蛙先生,你還住在老祖宗家的井內嗎?”“當然,這可是我們家的祖宅呢!對了,你猜我昨天早上看到甚麼?”蛙先生沒有理會國王的難色,繼續自說自話:“我看到水井裡有發渾、冒泡及升溫的情況。”

“那又怎樣?”

“那是另一個地震的先兆。”“看來你們世世代代在井底,不是關心蝦米螃蟹,就是觀察井水和浮雲了。蛙先生,我真的對你們家族很失望。”“不是的,根據科學……”“你真是冥頑不靈,要不我們舉行投票吧!”投票,對動物王國來說,實在是司空見慣,但這次投票率太低了,因為主題太深奧了,雖然蛙先生已盡力說明問題,但大家還是摸不著頭腦呢!相反,國王的道理明白得多,蛙先生未能從井底跳出去理解王國的實際情況,不能客觀地看問題,大家怎會因井底之蛙的“無知”,而搬遷王國躲避地震呢?

結果不出所料,蛙先生得票率不足十分之一。但國王卻有點傷痛,覺得虧欠了蛙先生。

“我可憐的蛙先生,這並不是你的錯,而是生活環境限制了你的水平,而你的善心,實在不應就此被抹殺,這樣吧,本王賜你在水塘居住,這樣,你們一家便能脫離井底的束縛了。”在場歡呼聲此起彼落,所有動物都為國王的賢德鼓掌,然而,蛙先生並沒有感謝國王,還帶同家人離開。這樣也好,王國不該收留不尊重民意的居民。

可是,上天並沒有特別眷顧王國,災禍忽然降臨,而且是非常恐怖的地震,周圍的巨響連最勇猛的獅子也被嚇怕。國王身先士卒,帶領救援隊日夜不休地搶救瓦礫下的動物,死傷數字仍不斷攀升,最嚴重的是,這次地震造成河道乾涸,缺少了生命之源,國民的處境就更加不堪了。

後悔沒有接受蛙先生的意見?不,這並未被任何動物注意到,國王的腦海裡只有兩個念頭,一是未來一定要建研究院,預防天災;二是想辦法解決水源不足的問題。

於是他召來狗大臣,狗大臣提議跟甲王國買水。國王大腿一拍,心想:對啊,怎麼沒想到呢?他高興地說:“這件事就全權交給你辦!現在王國復興全靠你了。”在盛大的歡送儀式後,狗大臣帶著王國的希望,以及大部分金銀財寶出發了。

狗大臣走後,狐狸大臣來到國王面前進諫:“國王,為何你要將買水的重任交給狗大臣呢?”國王不以為然地說:“這個提議是狗大臣提出的,當中最清楚操作的就是他,所以他是最適合的人選。”“我並不反對狗大臣這個提議,但對狗大臣的個人操守抱懷疑態度。他提出的買價比平常的高出三倍,而且甲王國的王妃是他家的親戚,當中的轇轕實在不好說清,而且他特別貪心,私下不知貪了多少國民的財富,試問面對如此大筆金銀財寶,怎可能不動心?”“好了,狐狸,你怎麼可以在背後說他壞話?難道你看他快要立功急了眼?”“唉……既然國王這樣說,我又能說甚麼呢!我想申請看守祖廟,以後也不過問國事。”“也好,在那裡可以修身養性。”狐狸大臣退下後,國王心想,這一族果然狡詐,又想借我狐假虎威?從前他們不就利用花言巧語欺騙了烏鴉的肉嗎?今天又想來說三道四,還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狗大臣則不同了,世代忠良,方頭大耳,誠實可靠,忠犬八公的事蹟還歷歷在目。所謂國之將亡必有妖孽,狐狸啊狐狸,在這多事之秋,我怎能讓你姦計得逞?

可是,一個月過去了,狗大臣還未回來,甚至一點消息也沒有,難道……遇到甚麼意外?但願神明保佑那忠厚的狗大臣,但下一步怎麼辦才好呢?時間已不容許國王再思考了,因為一個更大的難題出現了,乙王國忽然出兵攻打動物王國。

兵者,國之大事也。在天災和錢糧水源匱乏的情況下,動物王國已在最關鍵的一刻了,而當中最關鍵的,就是選擇領軍者。

大臣們都推舉獅將軍,因為獅子勇猛過人,能以一己之力舉起大石,而且移動非常迅速,能飛快地咬斷對方的喉嚨,正是萬夫莫敵的典範,但……“國王,難道你不相信我?”獅將軍氣憤地說。

“不,獅將軍的能力有目共睹,我怎會懷疑?只是……”

“只是?”

“只是今次乙王國來勢洶洶,動物王國也因之前的問題元氣大傷,實在不得不小心謹慎,請問將軍有甚麼應敵策略?”

“策略?哈哈哈……”

“將軍為何事發笑?”

“古人雲,戰事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只要我一馬當先,衝入敵陣,我方士氣自然提高,國王也知我手段厲害,敵人怕我勇猛,自然散開,然後大軍一到,他們只有逃散一途。”獅子走後,國王覺得有點不對勁,這時,老鼠恰巧在門外求見。

“國王陛下,我聽說獅將軍來見過你,請你不要相信他的退敵方法。”“為甚麼?獅將軍是我國的勇者,打勝仗無數,難道你懷疑勇者的能力?”“不敢,只是勇者有勇者的局限,今次戰事並不是靠勇氣和武力就能解決的。”

“不靠勇氣和武力?”

“對,因為我國不少將士在地震中受傷,軍力已被削弱,狗大臣買水之事還未有眉目,糧草已差不多斷絕,若堅持決一死戰,萬一有不測,王國便有覆滅的可能。”

“那依你所見?”

“小的認為要堅壁清野,應該將草原的糧食和水都收集起來,在城內堅守,直至敵軍退去。一來,我們軍力集中,勝算更大;二來,可以靜待水源之事解決;三來,可以換取時間,待敵人退去或事情變化時再作通盤考慮。”老鼠說得在理,但獅子是眾臣推薦的,於是國王說:“你的意見不錯,但獅子也有其道理,不如來個全民公投?”“萬萬不可啊,國王陛下。”“不可?你不信民眾的智慧?”“不敢,只是國民並不都是以公心出發的呢!”“胡說。”國王怒道。

老鼠嚇得馬上下跪,嚅囁著說:“國王請想想,若你家在城外有田產,有房子,而國家打仗要你放棄,你會照辦嗎?”“這跟公投有甚麼關係?”“動物王國有四成居民是住在城外的,而且有錢人亦有大量田地和物業在城外,公投的結果可想而知……”“本王對國民有絕對的信心。”未投票前,“膽小如鼠”、“鼠目寸光”的流言已廣泛流傳,公投結果一如老鼠所料,獅子以九成的高票帶領全國精兵出徵。

兩日後,前方傳來捷報,敵人懼怕獅子勇猛,退避五里,五日後,敵人退避二十里,十日後……當大家以為敵人已退出全境,誰知傳來消息,獅子被敵人活捉了,原來敵國設下陷阱,使獅子自投羅網。

國王瘋了,失常大叫:“到底錯在哪裡?”可是,直至王國覆滅,亦沒有誰懂得回答這個問題。

2017-02-03 | 澳門日報 | D06 | 小說

分享至: facebook weibo wechat 2017-02-03 16:14: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