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手機的各種死法
【小說】向南

一、過馬路


    凌晨時分,小冬拖著疲憊的身軀,離開公司總部大樓。小冬抬頭望向夜空,不記得這是連續第幾個月下班沒看到夕陽了。沒辦法,要配合公司一項大型工程的競標準備工作,公司內部上上下下都處於作戰狀態。同事忙得整天連洗手間都忘了上,病了也不敢請假。用腎病和支離破碎的身體來換年終那份獎金和花紅,怎樣都不覺得是一種獎勵。

    因一股北方冷空氣南下,今晚小城的氣溫忽然降至攝氏七度,這是入冬以來最寒冷的一天。由於小冬早上趕著出門沒留意天氣,他只穿了件單薄的制服,一件大衣都沒有帶在身上。下班走在路上,寒風颳面而來,不說還以為自己穿越到北方去了。小冬一手抓緊衣領,以防寒風入體,一手插入衣袋保暖,正好摸到手機。

    小冬拿出手機,習慣性拍下夜幕的天空。今夜月色偏暗,不知是大霧的關係,還是因為小冬連續多晚加班又長時間對著電腦屏幕,反正眼前就是一片模糊。然而,他拍了照片後還是立即發佈到臉書和朋友圈,動態裡面他寫下一句:「剛下班遇上迷人的夜色,明天繼續努力。」

    老闆喜歡看正面的言論,小冬當然不敢發放負能量。果然,像片一出,老闆和幾個上司立即點讚。隨後,多位公司同事便跟著點讚,瞬間點讚人數增至三數十人。小冬不斷刷新頁面,查看最新點讚人數及他們的身份,不知不覺走到馬路口的紅綠燈前。

    他立即停下來。他知道在路上滑手機是不對的,負責任的行人應該要留意路面情況。雖然時間不早、車子不多,但公司附近的商業區都是大馬路,車速很快,還是得注意交通安全。小冬心裡面這樣想。

    小冬小心地觀察,確定了周邊都沒有行車,便快快地過馬路,順便拿起手機再刷刷點讚的數字。

    「感恩!加油!」看到老闆的留言,小冬正尋思著該用個怎樣的表情符號來回應,忽然一輛電單車正全速向他衝過來。小冬反應不過來,轉頭看到車頭燈之時,人便已跟車撞上了。掉在地上的手機完好無缺,點讚的數字還在增加;老闆的加油留言後面,開始跟著一大串人的加油留言。

    「小冬!加油!」

二、蠔王大賽


    鮮味蠔吧是本地第一間出現的生蠔外賣專門店,可是隨著生意越來越好,仿效的店越來越多,很快就攤分了原本可觀的利潤。臨近聖誕節,鮮味蠔吧的老闆張先生想到搞直播開蠔大賽來吸睛,只要買他的生蠔,然後在聖誕節凌晨零時直播十五分鐘開蠔過程,直播片段標記(Tag)他的蠔吧專頁,便算成功參賽。最多人觀看的直播主,可以獲贈二○一八年全年生蠔半價優惠卡,其他參與該直播並留言的客人,亦可獲一年生蠔八五折優惠。

    張先生為了增加推廣效力,特別吩咐職員小林在公司的臉書專頁用三千元買了兩星期廣告,把目標對象設定為全澳十八至四十歲市民。宣傳策略非常成功,聖誕前一周,聖誕夜頂級法國一號吉拉多生蠔的訂單已近三百份,預售的生蠔總量超過五千隻,這是過去半年的訂貨量。最後,張先生不得不向橫琴的生蠔供應商採購他們的存貨,心想摻一點次貨應該也不易被人發覺,還預先約好了三間外賣速遞公司協助當晚送貨。

    聖誕節晚上八時起,已有不少在鮮味蠔吧訂了生蠔的客人陸續收到貨,他們將生蠔一隻隻排列成整齊的隊伍,先跟牠們來張大合照打卡吸讚(Like)。為了增加氣氛,張先生特別找了兩位好友來到位於工廈的公司倉庫,用紅絨布鋪了兩張擺滿生蠔的長枱,放好印有公司標誌的背景板,設定兩部手機,準備零時一到,便開始活動的「戰況」直播,分享所有參與者的參賽過程。

    一時間,本地臉書上出現從未見過的直播熱潮,而且每個直播都是各路人馬在不同地方的開蠔情況。明顯,有些是開蠔老手,一手拿起生蠔,另一手抓緊開蠔刀,兩三秒就能打開蠔殼。另一些雖然技術未到家,速度感欠奉,但志在參與及出位,他們穿著整套廚師白衣,頭頂著寫上蠔王兩字的法式廚師帽,喜感十足,也吸引了很多人圍觀和點讚。張先生和他那些「開蠔專家」朋友逐一分析不同參賽者的特色。

    「即使沒有勝出,大家今晚肯定可以在臉書上呃幾百個讚,還有專家現場教大家開蠔,無論如何也是賺的。」直播中,張先生說。

    當然,忙中有錯,意外易生,直播中偶爾也會出現一些「見紅」畫面,有些人不理手上鮮血歇斯底里地開蠔,好像只要開得夠多夠快就可以贏得獎品;有些人深怕生蠔殼有菌,立即停戰止血消毒,鏡頭就停在枱上的生蠔堆上,只聽見那些怕痛的參賽者在塗消毒藥水時的尖叫聲。看直播的人在留言欄上不斷發放嘲笑話和表情符號,氣得有些「玻璃心」的直播主關掉直播。搏同情的有、開完蠔聊天的有、開完蠔繼續直播吃蠔的都有,整個晚上的臉書開蠔活動都非常熱鬧。

    張先生整晚興奮得無法入睡,一方面盤點全晚的生意額,另一方面已在構思農曆新年的第二場開蠔大賽,以及如何向供應商壓價等。直到天快亮時,他才模模糊糊地閉上眼。

    然而,沒過一陣,他的手機便不斷傳來提示鈴聲。拿出手機看,他發現微信上不同的朋友群組都在向他發來有關開蠔活動的消息,還附上了即時新聞的視頻。

    「本地蠔吧直播開蠔活動,全城七人因感染食肉菌命危」,內容說到,目前還有三十多人疑似食物中毒留院,情況不一,也是跟蠔吧的活動有關……

    張先生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嚇得睡意全消。他立即登入公司的臉書專頁,把所有和活動有關的消息刪除。

三、告示


    東望洋街有一棟老房子,外牆磚經常脫落。其實說這房子老,也不是真的很老。在香港,七八十年樓齡的大廈也不少見,而且仍然有人居住;但在澳門,只要房子有四十年以上,除非別無他選,否則人們都避之則吉。尤其早幾年,房價未漲得如此厲害時,三十年以上的舊樓,根本就沒有銀行願意做按揭貸款。

    這棟老房子一梯四戶共六層,二十四戶都住滿了老街坊,大家都因外牆磚掉得七零八落而嫌棄它。當然,又因為樓價高企,換樓極之不易,他們也只得繼續住在裡頭。

    老房子所在之處,雖不是正街大馬路,但由於兩側住宅林立,中央馬路有巴士通過,同時也是前往醫院的必經之路,故行人也不少。每當老房子牆身的小磚掉落,警員與消防員接報都會循例前來,在樓下的欄桿拉上封鎖線,警惕途人小心。然後,等一兩小時,在確定掉磚情況停止,兩隊人馬及封鎖線便會迅速消失,如非地上還有磚塊碎屑,根本就好像沒事發生過一樣。

    老王住在這老房子的一樓,凡聽到有騷動聲,就知道是樓下又聚滿了看到落磚而驚呼的人群了。老王雖然不擔心自己及家人出事,但總怕有途人被自己住處跌落的磚頭砸倒。於是前天,當老王又看到四樓外牆的三塊磚陸續跌落時,他終於按捺不住,到附近的文具店買了最大的硬卡紙,並用雙頭紅筆,在紙上醒目地寫上「小心落磚」四個大字貼在大廈門外。原本「家醜不可外揚」,就是怕壞了想把房子賣掉的住戶的好事,這些事大家當然沒有開口說出來,但也是心照不宣的。然而掉磚的情況越來越失控,老王也管不著其他住戶是否同意,只想自己心安理得。

    小強媽媽自去年年底中風,便一直在醫院留醫。小強每天下班都會到醫院探望媽媽。今天在同一條路上,他發現了一棟老房子牆上的告示。告示上雖然只有「小心落磚」四個大字,但小強覺得筆鋒凌厲有勁、字型氣宇軒昂,應該是出自有學識的人之手,說不定還是個名家。

    小強自然不放過這機會,先是給大家拍下特寫,繼而站在告示前,舉起手機自拍。就在小強按下快門的一刻,老房子不動聲色又掉落一塊磚,正中小強的頭頂,應聲倒地,正好成為印證墨菲定律(Murphy's Law)的主角。「凡是可能出錯的事必定會出錯」,那告示簡直就像個預言一樣。

    接下來一個月,同樣的事情發生了好幾次。最後,老王決定把告示拿走。他覺得世人的行徑,真是越來越古怪、越來越難懂。

2018-01-19 | 澳門日報 | 小說

分享至: facebook weibo wechat 2018-01-19 07:35: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