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常夢外尋常事——讀《板樟堂的倒數聲》
【散文】王耀森

⋯⋯板樟堂的倒數聲是一代又一代澳門人的集體回憶,我們總是殷切地倒數,又安靜地入夢⋯⋯



滄海桑田,時過境遷,澳門度過了四百多年風風雨雨。隨著一代人的逝去和另一代人的出生,它也同樣經歷了大大小小的坎坷。各種文化在此碰撞出不同的顔色,形成現在絢麗多姿的澳門。而不同年代的澳門生活著不同年代的人,他們用生活書寫對澳門的理解,以及對世界的愛恨情仇。


《板樟堂的倒數聲》的作者陸奧雷是出生在八十年代的澳門人,他跟每一個年代的寫作人一樣,用自己的文字訴說他在澳門的細水流長,用自己的視角探索隱藏在小城的文化高山。《板樟堂的倒數聲》收錄了他多年來創作的短篇小說,以其中的<板樟堂的倒數聲>一篇為書名。作者以自己的時代感悟描繪了一個感情木訥的青年粗茶淡飯的生活。


指尖劃過,手中的書悄然掀起新的篇章。一位叫陸奧雷的青年同他一個接一個的女友走了出來。時光輕輕一吹,只剩下陸奧雷和一位叫Ivy的姑娘,漫步在跨年夜的大街上。熊貓先生突然出現在舞臺上,他就像一個魔術師,把時間的長河化成一個漏斗,滲透進每一個人的心裡。在這潮水般的大街上,時間彷彿被捉了個現形的小偷,在周遭的燈光下顯露出一點一點消失的蒼老身影。小偷因為作惡太多而被判處死刑,他害怕得哭了出來,淚一滴一滴地滴在小城的土地上。對小偷的處決要到來了,人們歡呼而雀躍,歡呼聲衝破了雲霄,響徹天地間。「十、九、八……三、二、一!」小偷在這個時候消失得無影無蹤,人們互相報喜:「Happy New Year!」可是誰也沒有注意到,這個小偷化成一團黑煙,又跑進了每一個人的心裡。人們還是笑容滿面的時候,陸奧雷卻倦了,他還是受不了熱鬧,想要回家,可是女友沉浸在人們狂歡的餘溫中,想要多待一會兒,他也只好遷就她。不久後,他們隨著人潮退去,回到溫暖的搖籃,做了一個香甜的夢。


板樟堂的倒數聲是一代又一代澳門人的集體回憶,我們總是殷切地倒數,又安靜地入夢。


連陸奧雷也不知道,就在今天,在我指尖的撥動下,我的夢和他的夢已悄然交織在一起。


他說:比起大三巴,他更應該記住板樟堂。他在那裡逛街,購物,生活,寫詩;他在那裡感受情感的更迭,時代的變遷,文化的交融。而對我來說,能夠承載我柴米油鹽的尋常故事的,就是筷子基。每一次在它的懷抱裡倒數,一起跨進新的一年,我對它的感情就愈發深厚。它雖然不寬廣,卻能包容我所有的懵懂與任性。它看著我醒來,看著我早上吃著剛出爐的麵包,看著我下課時的嘰嘰喳喳,看著我回家爬上了睡床,見證了我日復一日的學習和生活。我還記得Cafe Free的麵包在五點之後買二送一,記得與同學在M記裡做過的每一份分組作業,記得和朋友打完球以後一起吃點心的日子,記得跨年夜和家裡人一起倒數的時光。從香甜的酣夢到平淡的現實,我的記憶不再是一顆寂寥的種子,它已經生根發芽,穩穩地扎根在這片堅實的土地上。


陸奧雷先生和我生活在不同的年代、不同的地方,性格也和我大相徑庭。即使是這樣,我在他的一言一行、一筆一劃中,仍可以借他的眼睛看到那一代澳門人在板樟堂的喜怒哀樂,以及在舉手投足間悄聲無息地散發出的對小城的熱愛。


誠然,筷子基沒有大三巴的人來人往,也不似賭場的風雲乾坤,更比不上旅遊塔的一枝獨秀。可是當我身處其他地方,都不如在筷子基做的夢香甜。我在筷子基生活,與略顯擁擠的巴士一起出行,與不斷蓋建的高樓一同成長,與知心的朋友一同遊玩,與我的家人一同入夢。我在這裡成長,在這裡展開我的故事,在這裡種下我所有的愛與記憶。今後,我也將在它身上,繼續澆灌我的一點一滴,期望能綻放出一朵健康飽滿的鮮花。如果有人在這時靠近,一定能聞到我對這片土地的祝福和熱誠。


華僑報  |   華青  |   廣大中學 王耀森  |   2018-03-26

分享至: facebook weibo wechat 2018-03-26 07:53: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