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戰爭
【小說】阿比

老公晚上發來微信,指責她頂撞長輩。她怒不可遏,每次都是這樣,有錯的必定是她。她要工作,回家還被那女人指使去做家務,他一樣是輪更,就蹲房裡休息。婚前,她看中了他老實,不管父母反對,從二十五拖到三十歲,終於帶着五十萬嫁妝結成婚。


女人的戰爭 


阿比



“碰”一聲關上門,坐到床上,恨恨地想着,不會吵架就是吃虧,有無數的話想頂嘴,卻又覺細碎,說了沒得讓那老虔婆閉嘴,光氣着自己。一切都是自作孽,不可活,咬咬牙,把衣服收一收,背上奶粉、奶瓶和尿片,抱起孩子,回娘家。


媽媽和姐姐一見便問:“怎麼這時候回家?”兩家人雖近,但平時一個月也沒能見上兩次,難怪被問。姐姐一家也住附近,但天天回來。那家人的規矩一條比一條嚴苛,李嘉誠家都未必有這些規矩吧,她眼淚都流不出來,只把事發經過和家人們講了一遍。


老公晚上發來微信,指責她頂撞長輩。她怒不可遏,每次都是這樣,有錯的必定是她。她要工作,回家還被那女人指使去做家務,他一樣是輪更,就蹲房裡休息。婚前,她看中了他老實,不管父母反對,從二十五拖到三十歲,終於帶着五十萬嫁妝結成婚。父親是華僑商人,哥哥姐姐是醫生律師,身為么女的她自名牌大學畢業後,隨便進了一家私人公司做文員,過着公主般的日子,和女伴們吃喝玩樂。後來瞎了眼,跟了他,十年了,就熱戀時去過一次泰國旅行。當時女伴們都去日本,就他,說什麼都不去,說到底,還不是因為日本花銷高,捨不得錢……



這個媳婦,她早就看不順眼,穿金戴銀的,一點都不樸素,她和老伴說了,不能讓她進門。三番五次下來,兒子才擠出一句,喜歡她脾氣溫和,不會和外邊那些年輕女孩子一樣貪慕虛榮,而且對他死心塌地,總是遷就他。


她自認是女強人,一家人都靠她養活,家務也是她做,老伴、兒子都聽她的,吃喝穿都由她決定。她和兒子說,你還年輕,不用急着結婚,再考察一下吧!一晃五年,兩人基本沒消遣,有也是AA制,看來真是個好拿捏的。未來親家催得急,那就結婚吧,但得讓兒子說清楚,聘禮、婚宴就別想了,一切從簡吧!沒想到對方也沒怎麼抗議,還帶上一筆嫁妝住進來。


很快,這媳婦真面目就露出來了。穿戴整天換新款,嫌家裡吃不好,叫外賣,家務活不幹,老公的衣服都不洗,就往娘家跑。她不好直說,叫兒子提醒,結果媳婦今天改,隔天又發作。她向老伴、兒子抱怨,早就說不能讓她進門,看吧,果然沒說錯,一點為人媳婦的樣子都沒有,更別說孩子都生不出來。兩個大男人各做各的,跟空氣說話一樣。唉,家門不幸!



父母兄姐常勸她,這種家庭不正常,趁沒孩子快離婚,再找一個也不難。她總覺不甘心,別說老公沒大錯,跟那老女人鬥這麼久,走了不是讓她稱心如意嘛!人家是獨子,要是有個孩子,肯定能少些衝突,和樂融融。她以為上天眷顧,真生下一個女兒。然而,那家人隔三差五就唸:之前看你肚子圓圓的,還以為是個大胖小子;那誰生的兒子好啊,咱們潮州人,還是有個男丁才能抬起頭啊!這都是什麼鬼話,懷孕時這家人一毛不拔,坐月子也沒給過什麼,女兒的奶粉、尿布和衣服都用她的錢,簡直欺人太甚。一個人照顧不來,索性回娘家。那家人也是絕了,整個月就微信問候兩句,當沒孩子存在一樣。



吵吵鬧鬧就進門十年了。孫女五歲時帶回娘家後,寄來一張離婚訴訟通知單。這女人好吃懶做,離就離唄。親戚告誡說這媳婦收入少,可以不要女兒,還可以分割老公財產。那可不就虧大了?不行,讓老頭探口風,結果她投訴婆家要求多,這麼多年不知老公賺多少,一家三口只能擠在一百多呎的小房間,沒意思。自己男人都管不住。她要是有本事,會沒點錢,整天往娘家跑?會無緣無故離婚?平日對她不好嗎?家務活都不用做,喜歡就帶孫女回娘家,一住就不肯回來,這次又耍什麼,還要長輩們找八人大轎抬回來嗎?反正我們不會去,有本事就叫自己男人去。



她又回婆家了。婆家的親戚出面擺了場和頭酒,想想女兒,她又服軟了。日子依舊是不慍不火地過,有天她問老公,樓價又漲了,要不要合買一個單位?老公回答,不夠錢,等樓價降點再說。她又說,不夠我找我爸拿點,再不買以後更買不起,孩子大了,住一間房不方便。老公索性甩門走人。人家說,婚後流的眼淚是婚前腦子進的水,自己活該,進的水多了。



拿着兒子定期轉過來的存款,和老頭說,至少兒子和咱們還是一條心。其實咱就一個兒子,她要是乖乖聽話,房子還不是留給他們的?生個女娃兒,跟她一樣是賠錢貨,要能給我生個孫子,就考慮讓他們買個小單位。女人要爭權,別說還鬧過離婚,不防緊些可不行。



父母勸她,孩子留給他家,從頭開始吧!她偏不,這麼多年了,憑什麼辛苦生、辛苦養的女兒要讓出去,她就要霸着“媳婦”這頭銜,讓那家人再也沒有男丁可以繼後香燈!


澳門日報 | 小說 | 阿比 | 2018-08-31

分享至: facebook weibo wechat 2018-08-31 17:44:27.0